首    页   |    中心概况   |    组织机构   |    研究人员   |    规章制度   |    专家视点   |    中心成果   |        
  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主义新农村»
  大包干发祥地小岗村新农村建设的实践探索
作者:阮文彪   文章来源:    点击数:    更新日期:2010-02-01
 一、新阶段、新探索

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地处淮河中游南岸,距淮河约20公里,岗地地形,解放前十年九旱,民不聊生。解放后,小岗村农民在党的领导下走上了集体化道路,生产和生活条件得到了较大改善,但由于自然和区位条件等原因,加上僵化的人民公社体制,小岗村农民始终未能实现脱贫致富的愿望,甚至连吃饭也要靠政府救济,遇到灾年,拖儿带女外出逃荒要饭也是常有的事。

20世纪70年代末,不甘贫穷的小岗村18户农民迫于生存危机,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和被囚禁杀头的可能,签订了一份生死合同,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在本村范围内秘密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业家庭承包制创新不仅使小岗村人“一夜越过温饱线”,而且以其势如破竹的创新扩展和巨大的制度绩效,一举拯救了惨淡经营、濒临绝境中国农业。

1979年是小岗村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一个年头,当年人均产粮600公斤,总产6.95万公斤,相当于该村1966—1970年5年产量的总和,当年向国家出售公粮12.5万公斤,第一次归还国家贷款800元,农民人均分红200元,结束了过去二三十年“生产靠贷款,吃粮靠返销,生活靠救济”的历史。此后多年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小岗村作为全国的改革先锋,从一个贫困村一跃成为当时全县的富裕村,其改革经验和先进事迹也被载入共和国的光辉史册,小岗村农民创立的农业家庭承包制因其巨大的实践效果而被党和国家确立为我国农村的基本经济制度。

然而,昨天的辉煌只能说明过去,并不能说明现在,也不意味着明天依然辉煌。家庭承包制在我国农业发展史上功不可没,但一劳永逸的制度是不存在的。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我国农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后,小岗村人开始遇到了新的问题和更加严峻的挑战。正如小岗村人所感叹的那样:“一夜越过温饱线,二十年未能迈进富裕门。”

截止2006年6月,小岗村共有108户家庭,人口486人,120公顷耕地。20世纪90年代前,小岗村农民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粮食生产。经过20多年的拼搏奋斗,小岗村农民告别了昔日的贫困和荒凉,结束了“十年就有九年荒,拖儿带女去要饭”的历史,家家户户添置了新的生产设施,盖起了新房。

长期以来,小岗村一直以生产粮食为主,并为国家粮食安全做出了贡献。20世纪90年代后,我国粮食生产实现了供求基本平衡,丰年有余,粮食价格几乎没有继续上涨的空间。在新的发展阶段,小岗村农民要实现致富奔小康,必须改变单一原粮生产的产业结构,寻求新的收入增长途径,加快农村结构调整步伐。然而,由于土地贫瘠、水源不足、交通不便等客观原因,小岗村产业结构调整的进程缓慢,始终未能改变以粮食生产为主的产业格局,尤其是在发展非农产业方面几乎毫无进展。加之小岗村自然条件不甚优越,粮食增产增收空间已非常有限,自改革开放后的20多年里,小岗村农民家庭人均纯收入始终未能超过全省农民平均收入水平。市场经济的事实证明,在人多地少、人均耕地面积有限的现实条件下,依靠单一的种植业和初级农产品生产虽然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但很难实现致富奔小康。改革先锋未能带头致富,使小岗人在回顾昔日辉煌的同时,越发惆怅和感到肩上背负的沉重压力。

严峻的现实迫使小岗人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奋力探索家庭承包制基础上的致富之路,努力寻找家庭经营与市场经济两者之间的有效接口。市场经济的实践和事实告诉小岗村人,只有改变单一粮食为主的农业结构,发展特色农业,开展多种经营,才能改变小岗村现状,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新农村建设目标。
2000年,已经走上致富之路的江苏省张家港市长江村农民带着资金和技术来到小岗村,以建立示范园区的形式帮助当地农民兄弟发展特色农业。以此为契机,小岗村从2001年开始发展葡萄种植。经过两年的示范、培训和推广,小岗村农民学会了葡萄种植技术,开拓了市场,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2004年,小岗村农民人均纯收入由上年的2 300元增加到3 500元,开始超过全省农民平均纯收入水平,2005年达到4 000元,超出全省农民平均纯收入水平1 400元。在4 000元的收入中,占全村耕地总面积不到1/4的28公顷葡萄种植一项的贡献就达2 000元,占总收入的一半。

小岗村农民从发展特色农业中尝到了甜头,2004年开始谋划双孢菇生产,2005年又与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合作,计划建设占地26.6公顷的10个标准化养猪小区,目前有23户联合出租13.3公顷土地给龙头企业,计划首批建成5个标准化养猪场,同时发展33.3公顷特种西瓜种植。经过几年的实践摸索,小岗村更加坚定了以发展特色农业作为未来农业结构调整主攻方向的信心,并形成了明确的发展思路,提出了分三步走的结构调整和振兴规划:第一步,把发展特色农业作为农业结构调整的主攻方向;第二步,在临近的小溪河村投资建立小岗开发区,已经和正在引进的工业项目有面粉加工厂、镀锡铜线厂、冷轧厂等;第三步,开展以大包干人文景观为主要内容,包括农家乐和生态游在内的旅游业。

目前,小岗村葡萄种植户有102户,占全村108户的94%。正在实施的双孢菇生产项目,规划建设400棚,占地16公顷,2~3年内完成。每棚投资1万元,每棚每年净收入可达1万元。

外出打工是小岗村农民家庭收入的重要来源,目前小岗村有70多人在外地打工,打工收入占农民人均纯收入的12%。外出打工不仅增加了收入,而且使农民开阔了眼界,学到了技术,经历了市场经济的洗礼,进而为家乡的新农村建设积累了人力资本。

二、新做法、新特点

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与变动一方面带动了农村生产要素的流动和重组,另一方面提出了在稳定农业家庭承包制的基础上创建和完善土地经营权流转机制的要求。为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村结构调整的这一要求,小岗村人审时度势,因势利导,积极探索和尝试结构调整和土地使用权流转的新形式和新做法。

1.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充分尊重农民的经营自主权,一切按农民的意愿办。在土地使用权流转过程中,村委会事先把项目的发展前景、预期收益、村里的发展规划,以及土地转让方式、价格等向全体村民通报,让每家每农户做到心中有数。为了把工作做细,村干部还分头到一家一户了解情况和征求意见,充分发扬民主和切实尊重农民意愿,使每一块土地的转让都出自承包户的自愿。如上海大龙公司计划在小岗村建设规模化养猪场,需要租用200亩的连片土地,涉及到20多户农民的承包地,其中有2户不愿转让,村委会便在做好思想工作的基础上,用村里的机动地进行置换,结果使双方都乐意。在土地转让中,无论是当地农户之间的转让,还是转让给外来投资者,皆由农户与转入方直接签订合同,村委会只负责牵线搭桥、做好组织服务工作,不搞强制命令,不作硬性规定。有关土地转让方式、期限、价格等,均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确定。土地无论是转让给当地农户还是外来投资者,农民不仅在是否转让上享有充分的自主权,而且在协议期满后的土地使用和处置方式上,都由农民自己决定。

2.严格依法按规范程序办理转包手续,确保土地的有序流转。小岗村在进行农村结构调整和土地使用权流转过程中,除了广泛征求农民意见和建议、充分尊重农民经营自主权和意愿外,实际流转工作中坚持依法办事,严格按规定程序办理流转手续,做到合同文本正规,内容全面,手续完备,程序合法。如流转合同由土地转出者与转入者在协商一致、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直接签订,村委会不越俎代庖,流转合同均须经司法公证部门鉴证等。

3.坚持典型示范,重视技能培训,确保项目推广取得实效。农民是最讲实际的,无论什么项目,如果农民没看到实际效果,一般是不会轻举妄动的。避免风险,安全第一,同样是小岗村农民的一大特点。为了增强农民对项目的收益预期,加快结构调整的步伐,村委会注意在每个项目推广实施前先行试点示范,待取得实效并得到农民的认同后,才逐步推广。如小岗村在发展葡萄种植业过程中,在长江村的帮扶下,开始由村民严德友租用16户农民的承包地建设5.33公顷葡萄种植示范园,在他的成功示范和带动下,短短几年时间,葡萄种植户很快发展到101家,促进了农民增收,并在村内形成了葡萄种植小区。400棚双孢菇大棚经营项目计划占地16公顷,2~3年内建成,则采取边示范边推的做法。由于尚未看到实际成效,虽然已有47户农民有参与建设的意愿,但目前实际在建的仅29棚、占地1.27公顷。其中当地农民6户10棚,引入有技术和经验的“领办者”19棚,涉及土地转让户12户。

4.强化村级组织的服务功能,处处从保障农民权益和增加农民收入着想。村委会是农民的自治组织,为农民服务、为民办实事办好事、代表农民与其他利益主体谈判,是村委会的应有职责和应尽义务。小岗村村委会一班人十分明确自身的角色地位,重视发挥村委会的组织服务职能,在土地使用权流转过程中始终站在农民一边,在自觉维护合同的公平、公正、严肃的前提下,处处为本村农民着想,想方设法增加农民收入。无论是招商引资和农民技术培训,还是在土地经营权流转,小岗村村委会均是以村民代表的身份与相关利益主体进行谈判,自觉维护村民的正当权益,使农民在经济上获得较多收益。如在与来自上海的大龙公司签订土地使用权租赁协议过程中,村委会力争做到使本村农民不吃亏,为农民争取到了合理的租赁价格。据凤阳县县长范迪军博士的农本调查,在当地年成最好的情况下,扣除全要素成本后每亩纯收入不超过500元,一般年成每亩纯收益400元左右。村里通过谈判,为村民争取到500元一亩的土地租赁价格,承包户出租土地无须任何投入,按协议规定还拥有被租赁方优先雇佣的劳动就业权,工资参考市场价协商议定。另外,国家给予农业的各种补贴仍归出租户享有。

5.坚持土地流转方式和经营形式多样化,在放开搞活中加以规范。小岗村在结构调整和发展特色农业、进行土地使用权流转过程中,不搞一刀切切、一个模式,而是坚持多种经营形式和多种流转方式,一切以有利于促进当地生产力发展、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有利于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为前提和标准。村里的葡萄种植和双苞菇生产以及养殖业既有当地农户的家庭经营和本地大户的规模经营,也有外来技术能手的示范经营和公司投资者的规模经营;土地流转方式既有农户与农户之间的流转和集中向本村大户的流转,又有农户与外来科技示范户和外地投资企业之间的流转,坚持土地使用权流转市场的开放性和公平性,以此促进土地和其他生产要素在本村范围内的优化配置和保值增值。尽管土地流转方式和经营形式多种多样,但在流转双方的权利义务约定、土地流转协议的签订与鉴证、合同管理等方面,坚持依法按规定程序办理和执行,做到既因地制宜、形式多样,又规范统一、有偿有序流转,并注意妥善处理好土地使用权流转过程中当事人的权益保障与当地经济发展的关系。

三、新思考、新启示

新农村建设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历史任务,如何在生产发展的基础上确保农民收入的长期稳定持续增长,是当前新农村建设的首要任务。面对新阶段、新形势和新挑战,小岗村人没有因为过去的辉煌而一味的洋洋得意和沾沾自喜,而是继续发扬大包干精神,锐意进取,努力开拓创新,全村上下齐心协力开展第二次创业。通过反思过去和总结对比,小岗人开始领悟到优胜劣汰的市场经济规律,正在逐步梳理自身的发展脉络和自觉利用市场机制,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和大无畏的大包干创新精神,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认真开展当地的新农村建设。近年来,小岗村开展的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工作,事实上拉开了小岗村新农村建设的序幕。通过对小岗村的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的调查,我们从中获得了诸多启示。

1.小岗村顺应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把结构调整、发展特色农业和培育土地使用权流转机制作为新农村建设的突破口,是符合当地实际和农民利益的现实选择。结构调整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农业和农村工作的重点。在过剩经济条件下,只有顺应市场需求的变化,加快农业和农村结构调整,按照市场需求进行生产和经营,才能在激励的市场经济中争取到自身的发展机会和发展空间。小岗村人世世代代以农业为生,粮食种植是小岗村农民最拿手的活计,除此以外,剩下能够生财的恐怕只有附着在他们身上的劳力和有限的承包地。基于这一现状,小岗村人从发展特色农业和培育土地使用权流转机制入手,并以此作为新农村建设的突破口,是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和当地实际的务实选择,也是村民最容易接受和最能够自我把握的生财之道和致富之路。

人贵有自知自明,小岗村人知道发展二三产业不是自己的优势和强项,加之发展和建设资金的匮乏,必须采取筑巢引凤的办法引进外来投资者在小岗投资办厂,帮助和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和农民致富奔小康,就当地的条件而言,能够吸引投资者的唯一办法就是为他们提供生产用地的可能和便利。因此,近年来小岗村村委会积极培育土地使用权流转机制,鼓励承包农户转出土地,不仅顺应了结构调整的需要,而且为招商引资创造了必要的条件。同时,承包地的出让出租,解放了当地的劳动力,使当地村民可以腾出更多的人手外出打工挣取更多的劳务收入,促进了农民收入的较快增长。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从这个意义上讲,小岗村人显得十分精明,也是理性的经济人。

此外,发展特色农业,存在着市场和技术的双重风险。仅仅依靠 “避免风险,安全第一”的当地农民自发地进行,可能需要经历一个较长的过程。为加快结构调整和发展特色农业的步伐,通过土地流转,鼓励当地能人和外来技术能手接包土地,不仅有利于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而且有利于发挥能人和技术能手的示范带动作用,实现当地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事实证明,小岗村的选择加速了当地产业结构调整的进程,促进了农民的收入增长,拓宽了致富领域和渠道,并已取得了明显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果。

2.小岗村的土地流转不是对农业家庭承包制的否定,而是在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用好盘活土地承包经营权、以实现土地产权优化配置的需要。家庭承包制是我国农村的一项基本经济制度,必须长期坚持。小岗村发展特色农业,进行土地流转,并没有改变农业家庭承包制这一农村基本经济制度。

近5年中,小岗村共有46户转出土地约20公顷,转包农户占农户总数的42.6%,土地流转面积占总面积的16.7%,至今没有一户全部转出土地,也没有一户不再经营农业,农户转出的土地仅仅是家庭承包土地的一小部分,且粮食种植仍然以家庭承包经营为主。就全村而言,小岗村以家庭承包经营为主的农业生产组织形式并未动摇和改变。从转出土地的使用情况看,除6.67公顷土地出租给龙头企业建猪场外,其余部分也都是家庭经营。

进一步说,小岗村的土地流转并不违背农业家庭承包制的基本规定和市场经济的要求。家庭承包制的实质是通过土地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赋予农民家庭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至于土地的具体使用方式,则要根据生产发展的需要和经济利益的比较,由农民自主决定,农民可以经营农业生产的全过程或只负责经营再生产的某些环节,也可以通过土地使用权流转转由他人经营或委托他人代营。如果自己经营的机会成本大于其他选择的机会成本,那么转出土地不仅是理性的,而且有利于促进土地资源的优化配置。假设某一农户利用自己的承包地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每年只能获得500元/亩的纯收入,而某个土地使用单位愿意以500元/亩的租金租用农民承包土地的使用权,那么,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他至少要利用这块土地创造出多于500元/亩的纯利,才会从中获利,这意味着土地生产率和配置效率的提高。实际上,家庭承包制不是对农民承包经营权的禁锢,而是在保障农民对土地的正当权益的基础和前提下,放开搞活土地使用权,以实现土地产权的优化配置和保值增值。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土地使用权流转的任何阻滞和禁锢,都不利于土地资源的优化配置,因为如果一项产权不具有可转让性,产权的资源配置功能和收益实现功能就无法发挥,这是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基本结论。

3.在结构调整和推进土地流转过程中,小岗村村委会强化服务职能,但这不等于向传统集体经济的复归。在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中,小岗村村委会注意自身的角色定位和职能转变,不断加强村委会的组织、引导、服务、协调和监督功能,卓有成效地开展工作,如进行统一规划,选择项目,引进技术,联系投资者,支持示范户推广技术,组织、参与土地转让和项目谈判,协调各方经济关系,承担合同鉴证和管理等。村委会所做的这些工作都是农民迫切要求的,也是农民一家一户做不到或做不好的,至于如何开展生产经营,采取何种土地流转方式等,则完全由农民在充分协商的基础上自主作出决定,村委会并没有干预农民的经营自主权和侵犯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更不是把土地集中起来由集体统一经营。为了取信于民、便利农民和服务农民,村委会在为民服务中坚持无偿服务,不向村民收取任何费用。不仅如此,村委会还通过给予示范户以经济补偿的办法,加强示范、技术指导和培训工作,促使好的项目和技术早生根、早开花、早结果,加快农民致富步伐。这与计划经济年代集体经济中的管理方式和归大堆式的做法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4.在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过程中,小岗村引入公司农业、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是必要的,但对于公司农业在我国的发展前景和在新农村建设中的作用有待进一步观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小岗村单纯依靠单一的粮食生产经营是难以实现致富奔小康和新农村建设目标的。小岗村生产力水平落后,发展和建设资金匮乏,拥有的只有土地和劳动力,如果仅仅依靠农户自身的力量和积累,一味拒绝外来投资者,发展的步伐将非常缓慢。结构调整和新农村建设对资金的庞大需求与自有资金和非农产业经营人才匮乏的矛盾,迫使小岗村不得不走外部寻源的发展路子。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和认识,小岗村引入上海市政府小企业促进协调办公室重点培养的“中小领航企业” —— 上海大龙畜禽养殖有限公司投资兴办规模化养猪业,并以此带动小岗村农业产业化经营和促进结构调整,吸纳当地农民就业,加快新农村建设步伐。据介绍,公司计划建设10个标准化、规模化饲养小区,每小区的投入180万元,首批连片租用农民土地200亩,形成万头猪生产能力。就小岗村的现实情况看,这一做法也是符合农民增收和新农村建设要求的。小岗村计划通过引进公司农业,一来可以解决剩余劳动力就业问题,二来可以带动生态农业的发展,并进一步带动当地饲料种植及加工业的发展;同时,还可以从种植业中解放出部分劳动力进城进厂务工,赚取劳务收入。当然,公司农业和农业产业化项目才刚刚起步,能否取得预期效果,尚有不少问题需要在实践中探索和解决。小岗村引进公司农业进村租地、投资办场(厂)的这一做法在全国是否具有普遍意义也需要认真研究和仔细观察。

实现新农村建设目标是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伟大历史任务,是全国广大农民的期盼,也是小岗村梦寐以求的夙愿。新农村建设作为一项艰巨的任务和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面临的问题很多,强调规划先行是必要的,结构调整和土地流转也是势在必行,但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如何着力解决好“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如何用好人管好钱”这三大问题,如果这三大问题不解决好,新农村建设只能流于形式和口号。

我们相信,具有艰苦奋斗和创新精神、不甘落后、永不言败的小岗村人一定能够克服新农村建设中的艰难险阻,解决好发展中出现各种的问题,最终实现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新农村建设目标!